最新國際棋訊

 


日期
*****新聞標題*****
(2/28)
真相焦點:棋聖戰並非“冤案” 柳時熏兩度“悔棋”?
  棋訊內容:
 

 

220日、21日進行的第26期日本棋聖挑戰賽七番棋決戰第五局中出現戲劇性的場面:原本勝定的柳時熏面對王立誠298手的打吃視而不見,結果被拔吃六子反而中盤告負。該事件在棋界引起廣泛關注,尤其是一些記者的不實報道,導致廣大愛好者對事件真像缺乏瞭解,進而對當事者造成一些負面影響。 根據日本棋院英文版的有關報道,對事件經過整理如下:

  直到最後兩手棋(299300)之前,這盤棋進行得十分平穩,連盤面上都沒有發生激烈的戰鬥。有媒體報道說是第293手,柳時熏提出終局而使比賽暫停是不正確的,因爲本局柳時熏執黑棋,所以柳時熏落子後再提出終局是不符合事實的。按日本棋院的報道:進行至下午710分,雙方開始收單官,至293手時,柳時熏說結束了吧?,王立誠沒有反應繼續收單官,就是說王立誠認爲棋局還沒有結束。王立誠第298手打吃,柳時熏的299手沒有接上,走在了別的地方。走過299後,柳時熏才發現自己的六子處於一氣被吃狀態,所以就想重下299手,此時王立誠提出抗議。柳時熏一臉迷惑認爲棋局在293即已結束,王立誠再次重申自己的觀點,並向旁邊的記錄員證實自己未說過棋局結束一類的話,記錄員知道事關重大,叫來主裁判石田芳夫九段。

  按照日本棋聖戰的規則規定,比賽過程出現的任何爭議都由裁判和主辦方代表商議決定。裁判石田芳夫和主辦方《讀賣新聞》代表經過近一小時的商議並觀看了比賽錄影後宣佈:根據比賽規則,只有比賽的雙方都認爲比賽結束時比賽才結束,而錄影中沒有任何迹象顯示王立誠承認過比賽結束,因此比賽繼續。王立誠得到確認後,提掉黑棋六子。如果按正常收官,應該是黑棋勝3目半。

  這個判決結果使柳時熏顯得相當激動,臉色漲得通紅,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。他並沒有馬上認輸,而是問裁判石田芳夫(記錄員將記時鐘停下,此時柳時熏已進入一分鐘讀秒)他是否此前曾悔棋。因爲王立誠在此之前曾提出柳時熏在第285手時就曾悔棋,他當時並未提出抗議,王立誠無疑是暗示他無法容忍柳時熏第二次悔棋。柳時熏想在認輸前問清楚裁判他到底悔沒悔棋。石田芳夫稱他無法證實,因爲攝像機鏡頭垂直對著棋盤無法看清。王立誠馬上指出那是他在比賽中斷時談及的,也即並不是對第285手提出正式抗議。柳時熏遂投子認輸。

  按照日本規則,如果王立誠在300著之前同意比賽結束,那他就無權提吃黑六子了。王立誠稱沒聽見柳時熏的話——如果錄像中都聽不到,這應該是可信的,更何況衆所周知,王立誠從1998年開始就一直被耳鳴所困擾。

  由此可見,本屆棋聖戰第五局的結果並非如某些媒體所說的冤假錯案,柳時熏的確在棋局進行的過程中犯了致命的簡單錯誤。
來源:棋聖道場   (作者:一水寒)

 






公司簡介服務總覽廣告刊登
 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權所有盜用必究